上海市江刀从被捞到饭店由每斤3500元涨至6000元

12月 15, 2021

&nbsp虽然我的体重只有175克,但在刀鱼界已经算是“大块头”。2014年3月13日,我在上海崇明岛被打捞上岸,以3500元/斤的价钱卖到了江苏靖江。现在,我躺在江阴市长江饭店的厨房里,身价是2000元,约合6000元/斤。&nbsp

  当然,因为我胖,这个价钱是同伴中最贵的。但即使是在“行情大跌”的2014年,清明节前,就算50克/条的江刀,价格也要1000元/斤。&nbsp

  只是,作为一条刀鱼,我宁可回到过去:曾经,刀鱼和现在的青菜一样,量多,不贵。目前我们的数量已经减少为40年前的1/40,产卵场几乎消失。就算现在农业部给我们划了个保护区,我们活下来的几率也不到十分之一。&nbsp

  家门口闯进“迷魂阵”&nbsp

  先说说我们的特性吧。&nbsp

  我出生在长江里。祖祖辈辈都是一过“童年”,就沿着长江慢慢游向东海,在海里发育成姑娘或小伙后,次年二三月,再沿着“来时路”游回到出生的地方,代代如此。在人类的教科书上,我们这一特性叫“洄游鱼类”。&nbsp

  只是,我们的“回家路”总是遍布重重杀机。&nbsp

  杀戮始于东海近海海域,在这一带被打捞上来的刀鱼叫做“海刀”。&nbsp

  闯过这一关,就可以游进长江水域。但是长江口的渔网用“迷魂阵”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,如果有长江透视图,你们就能看到,渔民把网拉得密密麻麻,我好不容易从佘山段的“迷宫”闯出来,就在崇明段这里被一张18米长的网缠住,打捞出水。&nbsp

  在长江流域被捕的刀鱼,就是著名的“江刀”。“江刀”根据出水地不一样,还细分为“崇明刀”、“靖江刀”或者“江阴刀”。&nbsp

  在渔民的船上,我听到一段对话,才知道,原来,这样的“等级”划分,和我们是否“美味”直接挂钩。“海刀”生长水域盐分高,肉质粗糙些;而“江刀”生存在淡水里,肉质细腻,最受欢迎。而且我们越往上洄游发育越成熟,到达靖江、江阴的时候达到最佳比。“靖江刀”和“江阴刀”也就成了刀鱼家族中最“尊贵”的一支。&nbsp

  捞我上来的渔民姓周,见到我,老周笑得皱纹都挤到一起。他从2月底就开始捕捞刀鱼,已经大半个月没回家了。但我们刀鱼实在被人类折腾得所剩无几,加上这几天长江风大浪大,老周说,我是他今年捞到的“冠军”。这大半个月,他捞上来的江刀总共不到20斤。&nbsp

  我还是“供不应求”&nbsp

  被老周捞上来的当天下午,我就被一艘快艇接走,送到了崇明岛奚家港码头。接我上岸的人,从不同的渔民船上收集刀鱼,再运到码头去交易。他们是刀鱼“经济人”,也叫“一道贩子”。&nbsp

  从码头开始,我和同伴被按体重分类,我的个头最大,所以最贵。每个掂量我的人都毫不掩饰地笑,说我能卖个好价钱。&nbsp

  没有讨价还价,我和其他5条江刀立刻被放进装有厚冰的泡沫箱,关进了一辆面包车。一路向西,颠簸2个小时之后,我到了江苏靖江。&nbsp

  泡沫箱再打开的时候,天已经完全黑了,这里是靖江渔婆批发市场,据说是江浙一带最大的刀鱼交易市场。一眼望去,一排排店面,每家都卖鱼。&nbsp

  买我的人叫“中郎”,是“二道贩子”。一见到我,他也笑着问身边人,“这几条鱼怎么样?”“好,就它了。说个价。”“老朋友了,那就5000元/斤。”&nbsp

  我很惊讶,人类都这么做生意的吗?我又被卖了?&nbsp

  虽然这个市场很多店面都写着“长江刀鱼”的字样,但真正有刀鱼卖的,也就两家,最热闹的就是“中郎”家。&nbsp

  而且,我们能卖到高价,是因为很多人家拿不到货。中郎说,他们在长江沿岸整整跑了一天,也才拿到四五十斤刀鱼。像我这么大的,总共只有3条。说话间,我还得知,原来今年我们刀鱼的身价并不算最高,像我这个体格的,最贵时能在高级酒店里卖到上万元一斤。去年,因为官方出过“八项规定”,我的身价在酒店大概只有3000-4000元/斤。今年,身价才稍微反弹。&nbsp

  也是因为这个“八项规定”,今年,饭店酒楼的进货量依旧不大,在靖江,都是有客人下单,酒店才临时到批发市场进货。但是很意外,今年我们还是“供不应求”。来中郎进货的,除了酒楼,还有私人老板买去送人;甚至还有靖江、江阴一带的渔民,说是买回去冒充在当地捕到的,“反正都是捞上来的”。当然,还有上海的采购商。他们要的,都是个头小一点的江刀,说是“在上海拿不到货”。&nbsp

  最后,我被江阴长江饭店的老板买走了。&nbsp

  年产量减为40年前1/40&nbsp

  其实,江刀的价格并不像现在那么高,清明之后最多几百元一斤了。除了“江刀”“海刀”的纵坐标,人类还给了我们一个横坐标:我姑且称之为“明前刀”、“明后刀”。也就是清明节之前的刀鱼和清明节之后的刀鱼。&nbsp

  人类素有“刀不过清明”的说法。说的是,刀鱼在清明前肉嫩骨酥、入口即化,清明节后“骨硬如铁”,不值得吃。&nbsp

  很多人不知道,为什么清明节前我们的骨头是软的?那是因为,清明节前是刀鱼妈妈的备孕期和刀鱼爸爸的发情期。刀鱼妈妈受孕后,体内细胞变细,骨骼松软,我们才能发育。刀鱼爸爸也需要为繁殖做准备。&nbsp

  人类发现我们的生存习性之后,每年清明节前,都是江刀最难的日子。&nbsp

 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曾公布数据:1973年,长江沿岸江刀产量为3750吨,1983年为370吨左右,2002年之后年产量已不足百吨,现在的年产量只有几十吨。&nbsp

  过度捕捞引起了官方重视。现在,上海、江苏、安徽三地的长江刀鱼被列入国家保护范围,农业部命名为“长江刀鲚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”。每年三四月间,要捕捞刀鱼,必须办特许捕捞证,而且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才能捕捞。法定的捕捞期限为三四月份,不超过两个月。&nbsp

  不过,虽然规定得很严,但每年长江口的非法捕捞船都远多于正规船,上海渔政监督管理局公布的数据说的是非法捕捞船是正规船的6倍。而且用的渔具网孔都加密过,我们不管大小,进去就出不来。&nbsp

  这样的乱象,执法部门当然管,可问题是管不过来。比如,今年,执法人员在长江口抓到非法捕捞刀鱼的渔民,正要割网具,渔民当着他们的面跳进了长江。因为一顶渔具就是几万块,割掉了,一年的生计也就没了。&nbsp

  生存环境日益恶劣&nbsp

  还有一个比过度捕捞更致命的问题。&nbsp

  上海海洋大学教授何为曾经沿着长江考察过我们刀鱼的资源环境。我们刀鱼游到长江上游时,一般都找水流平缓一点的支流繁殖。但是,随着长江流域大坝越建越多,我们的产卵场几乎快没有了。而且坝越多,长江流域的潮汐就越不正常,我们洄游的汛期也变得越来越不正常。&nbsp

  还有,长江沿岸分布着众多的大型钢铁、化工等重污染企业,一些不法企业甚至直接把污水排入长江。水污染破坏了长江生态环境,导致江水富营养化,长江生物链因此受到打击。每年,能成功洄游,并顺利产下卵的刀鱼,已不足十分之一。&nbsp

  也许你会问,既然生存环境这么恶劣,为何不另寻适合生存的水域呢?&nbsp

  是的,这个问题曾经被讨论无数次。只是你们知道吗?我们的“洄游”是祖先通过亿万年的进化演变与生俱来的,即使我们知道会撞得头破血流,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往上游。长江才是我们世世代代的家乡。&nbsp

  1973年,长江沿岸江刀产量为3750吨,1983年为370吨左右,现在年产量只有几十吨。&nbsp

  现在,上海、江苏、安徽三地的长江刀鱼被列入国家保护范围,农业部命名为“长江刀鲚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”。每年三四月间,捕捞刀鱼必须办特许捕捞证,而且必须在规定的期限内,不超过两个月。&nbsp

&nbsp


xqiang